边城味“道”:延边州食品产业发展纪实 省内-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301101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林新闻地图 > 省内

【“直击东北经济——吉林行”特别报道】

边城味“道”:延边州食品产业发展纪实

2017-01-09 | 来源: 吉林日报

  吉林日报记者 张育新 伊秀丽 张伟国 赵广欣 孙寰宇

  延边的十月,正是制作泡菜的时节。

  一棵汁满叶丰的白菜,去掉老叶,纵剖成两半,盐水中腌制6个小时。白萝卜、大葱切丝,韭菜、小葱成段,苹果、白梨、洋葱、生姜、大蒜捣泥,再辅以虾酱、白糖、辣椒粉、糯米糊等配料,调合成酱。将腌制好的白菜洗净、沥水,每一个白菜叶,从里到外都抹上酱料,再经7天的封闭发酵,色白带红,辣、脆、酸、甜的正宗朝鲜族辣白菜就可以入口了。

  工艺并不复杂,但味中之“道”,世代相传。传承的是绵延千年的滋味,升华的是从寻常百姓家到流水生产线的链条。延边朝鲜族特色食品,随着延边州食品产业的壮大,如今已是香闻四海,味达三江。

  今年1至8月份,延边州食品工业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212亿元,占全州工业总产值的22.73%,同比增长14%;实现工业增加值89亿元,占全州工业增加值的28.85%;实现利税总额29.5亿元,占全州工业利税总额的54.6%。

  走进边城,寻访味中之“道”,记者为您讲述舌尖上的故事……

  特色食品中的“金刚山”

  说起延边州特色食品,不能不提“金刚山”。

  2003年的春天,在延吉市参花街,人们看到十余人正在粉刷一间小作坊。又过了些日子,小作坊立起一块“金刚山”的招牌,一帮人在里面铡白菜、调酱料。街坊们才明白,原来是卖泡菜的。

  “金刚山”的元老之一,延边金刚山食品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李花说,当年没有老板和员工之分,董事长赵勇哲和大家一起跑市场,一起做泡菜。十几个人的小团队拧成一股绳,踏踏实实,步步为营。

  苍天不负有心人,由于做工精细、用料考究,金刚山获得了较好的口碑,赢得了第一桶金。

  2010年,金刚山的厂房由1000平方米扩展到6000多平方米。

  小作坊变成了大公司,设备、技术和管理经验必须跟进。赵勇哲琢磨:“不能坐井观天,必须走出去。”

  于是,赵勇哲东渡韩国,取经首尔大学,读了EMBA课程,学习管理经验,并到韩国知名泡菜企业实地考察……他发现,作为传统食品的泡菜,其加工流程中的绝大多数步骤都已实现了现代机械化流水式生产。

  赵勇哲决定,是时候为企业来一次“革命”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2012年至今,企业规模不够扩规模,技术过时学技术,设备不新换工艺……同时,赵勇哲还积极探索设备工艺的自主研发,实现了传统食品的现代化、韩国口味的本土化。几年的摸爬滚打,虽然辛苦,却使生产水平更上一层楼,产品被市场认可,产值的提升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的金刚山,拥有一套年产6000吨泡菜的生产线,员工160余人,具备生产120多种各类泡菜产品的能力,产品获多项国际、国内质量体系认证,直接与全国600余家大型商场、超市、加盟专卖店对接销售……

  记者在金刚山崭新的厂房内看到,一批批蔬菜通过现代化的流水线,变成让人垂涎三尺的朝鲜族美食……李花感慨万分:“从小作坊到流水线,那些边扒蒜边打电话接订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金刚山定下了一个宏伟目标:除了下半年即将在新三板上市,开发更多优秀产品外,他们还计划5年内完成产值50亿元,成为世界最大规模的朝鲜族泡菜生产企业。10年内完成产值300亿元,完成利税50亿元。在国外建立20家分厂,争取进入中国食品企业100强。

  “让朝鲜族特色食品走向中国人每天的餐桌,走向全世界每天的餐桌。”李花道出了金刚山的中国梦。

  土生土长的“鱿鱼大王”

  珲春,三国交界之地。毗邻珲春的俄、朝等国家和地区,几千公里的无污染海岸线,盛产明太鱼、鳕鱼、鱿鱼等水产品。独特的地理区位优势,成就了珲春兴旺的绿色水产业,造就了一批成功的食品企业家。“中国鱿鱼大王”姬云山就是典型一例。

  在姬云山旗下洪昊食品工贸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几十名女工正在加工鱿鱼串。

  这批货的客户是英国超市供应商。企业销售经理苏岩生告诉记者,每天这里生产的鱿鱼串可以装满整整3个集装箱,一年产量可达1万多吨。

  非养殖,无污染,口感上等,这种被称为“真鱿”的优质鱿鱼主要生活在北纬40度的北太平洋和日本海,珲春人可谓是近水楼台。

  中国有鱿鱼串生产厂200多家,90%都在山东省。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山东省70%的鱿鱼串市场都被姬云山旗下洪昊食品的“老姬鱿鱼串”占领着。在全国所有鱿鱼串品牌中,“老姬”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鱿鱼大王”也不是天生的“大王”。

  1997年,哈达门乡的农民姬云山,东挪西凑了3万元,走出农村开始创业。他做过大米生意,也推着小车卖过海鲜小贝,后来专攻鱿鱼。由于这行门槛低,没有技术含量,随着市场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做鱿鱼生意的人越来多,竞争变得非常激烈,靠“对缝”赚钱越来越难。

  姬云山认识到,不搞深加工,不提高产品附加值,就没有出路。他把目标瞄准在捕捞、加工、冷冻、贮藏、运输、销售一条龙的经营格局上。2000年,他购进制冷机、锅炉、烘干等设备,当年投资1000多万元建成两个鲜鱼加工厂,形成了1500吨的贮藏能力,速冻能力达到100吨,同时租用了20艘大型捕捞船常年在深海捕捞。

  天将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2004年到2008年期间,鱿鱼市场低靡,差点拖垮了姬云山。他借遍了亲友的钱,咬牙挺了过来。2009年峰回路转,随着阿根廷鱿鱼产量大跌,国内鱿鱼价格暴涨,姬云山抓住这个时机,扩大生产,为他的“鱿鱼商业王国”奠定了基础。

  质量是企业生存之本。几年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甲醛泡鱿鱼、鱿鱼掺水加冰、以次充好等负面事件不断发生。销售经理苏岩生对记者说,劣质鱿鱼扰乱市场价格,一度对企业造成不小的冲击。但企业始终都把力量放在产品品质上,没有去“钻研”那些邪门歪道。人间正道是沧桑,这也是他们登上鱿鱼市场王座的重要原因。

  3万平方米的占地面积、4000平方米生产区、6000平方米冷库、2400平方米办公楼、1200平方米厂区绿化、年产海捕水产制品2万吨、年产值2亿元……这一组组令人振奋的数字,均来自珲春市洪昊食品工贸有限公司创造的业绩。

  味中崛起之“道”

  “金刚山”和“老姬”只是延边州食品产业发展的冰山一角。

  “八山一水半草半分田”的地貌特征,令延边具有区位、生态、资源、政策和人文“五大独特优势”。以此为依托,近年来,延边州“打绿色牌、走特色路”,大力发展绿色食品工业,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引领食品工业步入发展快速路。

  水——延边州矿泉水资源丰富,拥有国际稀有、罕见的高品质矿泉水。安图县有“中国矿泉水之乡”的美誉,并被列入“吉林长白山天然矿泉水”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范围。

  近年来,延边州一方面积极引进广州恒大、韩国农心、台湾统一、福建雅克、陕西步长等国际国内一流品牌企业落户延边,另一方面着力推进安图二道白河矿泉水产业园区建设,现已形成“三区、两园、两片、一带”的总体布局。“三区”即3个矿泉水产品加工生产区,“两园”即服务与研究新型高端矿泉水产品的科技孵化园和矿泉产品外销物流园,“两片”即商业片和公用设施片,“一带”即滨河生态景观带。预计今年底,延边州矿泉水产能将突破300万吨。

  参——延边州地处长白山区域,可种植人参的山地和林地资源充足,州内所辖8县市均被定为国家“吉林长白山人参”原产地域保护区域;设有“国家参茸产品监督检验中心”、“全国参茸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两个国家技术机构。今年,全州人参新栽面积335公顷,作货面积1592公顷,留存面积2924公顷,人参产量12466吨,实现产值84548万元,延边人参产量约占到全省的42%。充足的资源为延边州发展人参产业提供了原料保障。紫鑫药业、韩国正官庄、华瑞参业等11户规模以上人参加工企业,年加工人参1500余吨,预计实现产值5.7亿元。

  海——与珲春毗邻的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每年海产品捕捞量约有170万吨,朝鲜半岛鱿鱼的捕捞量约有50万吨,丰富的海产品资源让珲春海产品加工业形成了国外取材、国内加工、国外销售——“两头在外”的特有模式。“十二五”期间一批成长型海产加工类企业抢滩集聚珲春,初步形成了珲春海产品加工产业集群。如今,珲春市规模以上海产加工企业有27户,预计实现工业总产值达35亿元。海产品出口国家由原来单一的韩国,扩展到东南亚、非洲、日本、俄罗斯、美国、欧盟,珲春海产加工业正向着百亿级海产品产业基地的目标进发。

  在洪昊食品工贸采访时,几台速冻机器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力,这些价值80多万元的先进设备,正是借助政府对企业的扶持资金购买的。这对民营企业来说,可谓雪中送炭。不止是资金扶持,充分利用和发挥好区位优势、政策优势、物流优势、协作优势、科技资源优势,延边州以园区为载体的食品产业集聚的格局正在形成。

  延吉朝鲜族特色食品产业园区、安图长白山天然矿泉水产业园区、敦化长白山特产品出口加工园区、珲春海产品加工园区、龙井国家农业科技园区,产业集群令生产经营从分散型向集约型转变,延边州食品企业地域竞争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历经千年的文火久炖,延边州饮食文化这碗浓汤鲜香四溢,造诣不凡,在今人的精心烹饪下,边城味“道”愈加精醇浓厚。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愿延边味道,成为世界的味道。

责任编辑: 陈尤欣